到听得见“炮声”的地方去

交完班已是凌晨2时30分。脱下防护服,内层工作服湿乎乎地粘在身上,走路稍微快一点就冷得直哆嗦。回到清洁区,值班的二线医生陈歆正两眼通红地盯着电脑,手持电话与前方诊室沟通。

这时,口袋里传出“嗡”的一声震动。我知道,这是妻子的短信来了,每天这个时候,她都会准时与我联系。我参加抗疫战斗这些天来,每天报过平安后,她才能放心去睡觉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,知道有一个人还在为自己守候,我的内心无疑是甜蜜和幸福的,疲惫的身心瞬间得到了极大的恢复。从晚上8时到第二天凌晨2时,床旁查体、复核检验结果、收集临床数据、修改医嘱……我已在病房连续工作了6小时。

妻子也是一名急诊科发热门诊医生,是我的同事。我受领任务离开家时,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才9天。如果不是在家休产假,她这时肯定也和我一起并肩战斗。半个多月来,我和战友们日夜工作在发热门诊一线,谁都没有回过一次家。

妻子对我的工作十分理解和支持。这些天来,在家休产假的妻子一个人哄孩子,但通电话时从来没和我抱怨过,更没叫过苦。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,她一直支持我到一线去,到最需要的地方去。她说:“军人就应该到听得见‘炮声’的地方去!”

我在前线战“疫”,家里所有的事都落在她一个人肩上,想想就有点内疚。洗完澡,我第一时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给妻子回短信:“下班了,今天一切都好。你赶紧睡吧,不要回复了。”

摁下短信发送键,一则官方媒体疫情通告也正好推送了过来。看到全国除湖北省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连降、多项数据向好的消息时,我在心里对自己说:“我们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!”

(责编:陈羽、黄子娟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anadagoosejacketsoutletonline.com